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新诗发表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有言无语 分页 上一页  1, 2, 3 ... 30, 31, 32, 33  下一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20-4-03 周五, 上午3:53    标题: 日记 引用回复

日记

1)

独自坐在一间阳光灿烂的办公室里
打开手机电脑,冠状病毒的新闻如同
狂风暴雨从来四面八方般向我袭来
华尔街第二次拉阐断电,股神巴菲特
感慨:“我活了89年,也没见过这种场面”
冠病毒先将弱者打倒,人们开始恐慌
先封嘴后封城接着封国,无烟的战乱席卷全球
狼来了狼真的来,你准备好吗?
其实,我没有什么可准备的
朋友提醒“要准备好口罩注重防护,大意不得!”
在这无人戴口罩的人群,又如何克服心理障碍
学鲁迅先去在至暗时刻躲进小楼成一统
统啥?把自身抗冠毒的免疫力调动起来
美国CDC说老一点的人尤其要注意
老一点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年龄?
你猜猜?我明年才到的年龄,我等着
臭冠状病毒,明年你还来吗?来了我也不怕
那时,你的疫苗的子弹和枪口正对着你!

2)
今阴多雲间微雨,午后
西边偶露阳光,我立马
走出房间,阳台站晒坐
在手机上想写点什么

近期新闻舆论投向了它
冠状病毒,人类看不见的敌人
病重死亡,医院超负荷运转
扰乱人间秩序,芸芸众生
失去往日的自由,居家
聚集旅游访亲探友均受限

此刻微风,远处春山绿树
更远处可见拱形跨桥,以及
火柴盒式的都市建筑一角
满天的浓雲团块状向北移动

昨天看节目录像,张爱玲的晚年
孤独凄凉,在无人知晓中死去
名作家留下了文书,骨灰撒海
年轻时为爱,哎,她低到尘埃

阳光躲进雲层中,我回屋
手机里的微信声音又响起
友人传送一视频,一位白人帅哥
脱掉防护口罩,亲吻插有氧气管
躺在ICU病床上患COVID19的女友
我问这是在演电影吧?
对方不久回复,应该是

3)

三月的尾日,多雲
午后徒步居所附近公园
一块乌雲压顶,阳光叙照
瞬间雨夹冰雹从乌雲层中
迎面倾泄而下,小小的冰雹
噼里啪啦如爆米花
掉落在地上,活蹦乱跳
小小冰雹击落一些小的树花
身穿防雨夹克的我,无妨
伸手去接一接小小的冰珠
一家开放的院子,马路边
红色郁金香花亭亭玉立
对落下的小冰雹
似乎不屑一顾,郁金香
面对无常的三月季节
何时也学会了傲笑江湖?

4)

不上班了的感觉
体验了一把夜长梦多
今晨醒了接着睡,梦里
在似乎熟悉又陌生的城市行走
误入一间几层济满人房客的旅馆
打听一下方知其实一艘游船
原以为行走几步就会的地方
却踏上反方向的贼船,梦中
游船靠岸,就看见当地的大排挡
全都是我喜欢的海鲜,我下意识
把手伸到裤兜里掏钱包
在梦里,我竟然沒穿裤子!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20-4-03 周五, 上午3:59    标题: 博物馆 引用回复

博物馆

我上大学时八十年代,有位教师
留学过英国,现在已经记不住他
教学的具体内容,印象最深的却是
与科学无关的内容,参观大英博物馆
让他震惊的那些世界各国艺术品

我近日有这么一种假想
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关门之后
馆里的收藏物们万一活动了起来
将是过着怎样幸福何等的精彩内容
这也不奇怪,一些电影就这么演的
比如西安的兵马俑,你会看到秦朝
兵器的声响,刀矛不入的铁衣的忍劲
马还吃草将兵们还在守墓中的主人?

我在西安见唐伯虎的画,在纽约
见过他画的老虎真迹,那只老虎
的确传说中它的眼睛一直在盯着我

敦煌莫高窟壁画中的仙女们
会不会再次翩翩起舞?
巴黎花卢浮宫里的蒙娜丽莎
在夜晚里是否也要休息
不在微笑,被人们看烦了吧
意大利的梵蒂冈博物馆头顶上的
画廊让我眼花缭乱,眩晕

风水轮流转,大英帝国大不列颠
已经失去百年前风光,这是事实
民族国家有小变大由大变小从无到有
从有到无,合合分分好比三国
楚国和赵国六国最后归秦国,从苏联解体
柏林墙倒塌,新建国如澳洲和美国

故宫博物院的皇帝您还在想现代人
您的圣旨驾到,钦旨,还会三拜九叩?

当夜幕降临,游客观赏者离散,是否
华盛顿艺术馆里的许多美女裸画玉雕
一些画中绅士们会不会偷偷地将她们搂在怀里
还是脱下自己的衣服给她们穿上?

世界各国的博物馆如同名胜古迹
人的一靠子是游览不过来的,好在
有文字有媒体现在的互联网
足不出户,将世界名画一网打尽!

不被发掘的地下古董呀,尽情享受您们的旧时光
免得让后人发财致富,打扰您们的私生活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20-4-06 周一, 下午11:15    标题: 日记 引用回复

日记

1)

人类历史仿佛天上飘的雲
总有几块雷同,几块沉重
一九一八年西班牙八百万得了流感
源头却在美国堪萨斯的军营
随后流传世界各国,中国也不例外
直至一九二零年,十亿感染
全球死亡人数将近一个亿
那年,一位喜欢画自画像的
奥地利年轻画家,席勒
当西班牙流感肆虐奥地利时
他的怀六个月身孕的妻子爱迪丝
去世后三天,席勒也随她而去
年方28岁,今年,世界各地
会有多少天才及名人死于新冠?

2)

我又想起了三毛
一位其貌不扬的女子
为了爱情一次次远行
其实,她身体在远游
心在滴血,心在流浪
那一幕Echo再见,Echo 再见
年少的荷西向她告别的情景
天空突然飘下了大雪
曾经读了让我流泪
那些真实感人的故事
让我至今难忘
三毛一生殇情悲剧
她留下许多文字
留下了文字,这世间
便留下了三毛!

3)

我不知自已是否有耐心
将阮玲玉的默片(神女)看完
小时候只看过卓别林无声的电影
居家闭暇之时,补看一些民国
时期的四大美女,真人真事
我对中国古代四大美女
王昭君,西施,貂蝉,杨玉环
关注甚少,一二千年前的美人
差雁闭月沉鱼,太遥远太虚幻
历史文书以及现代电视剧相关的
多的如毛,绝大多数凭空演义
阮玲玉是真实的,中国无声片的女皇
无论是黑白还彩照,非常耐看
虽然没有胡蝶煞迷人的小酒窝
三千宠爱在一身的杨贵妃传说诈死
可怜的阮玲玉香消玉殒
真死,服了三瓶安眠药
一位艺人年芳二十五岁
以死对抗渣男们一同罪恶的世界
在上海群众万人自发送葬,之后
见过万人自发送葬也只有鲁迅一人

3)

今天雲转晴,早晚凉
下午五点,十四度
阳光灿烂,蓝天白云
我在阳台上晒太阳
断断续续看默片(女神)
随便在手机查看新闻
纽约一动物园,一只
四岁母老虎出现咳嗽
验测结果冠毒阳性
我给你友人发信息
并写道
如何给动物戴上口罩
这也是世界难题呵
友人答复
人虎共患,亦须隔高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20-4-14 周二, 上午8:40    标题: 日记 引用回复

日记

1)

今天世界头条归属他了
英国首相已经住进ICU
该是考验医术水平的时候了
群众免疫政策可谓无奈之举
巴西班牙意大利美国
当日死亡率趋于平稳
敏感的华尔街开始反弹
微信群里转一来贴,大意
捷克生物女生物科学家
称Covid19来源于美国实验室
上电台电视红,有鼻子有眼
我忍不住写到—
“这个人若有一天突然意外死亡
那么,她说的便是真的
你不知CIA干什么吃的?!
我们拭目以待,否则...嘿嘿”
“你说话可要负责任喔
以那个捷克傻妞的智商
哪天自己吃错药死了,咋办?”
“小人物,吃瓜群众,不足挂齿”

2)

我在居家附近的公园散步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一串串,一阵阵刺耳的声音
从不远处树林中传来
我知道这定是我熟悉的啄木鸟
啄木时发出来的清脆的响声
我曾见过啄木鸟那尖尖的利嘴
在一桩朽木树上如同一位木匠
聚精会神兢兢业业, 刨木雕刻
树下留着大片一块块的木屑
这几天,我看见一只红嘴啄木鸟
在一棵枯树上啄出一个树洞来
我猜测这一定是公鸟在做窝了
当我老时,像这一棵枯树
我希望有一群美丽的啄木鸟
不妨在我在身上做窝
啄我的骨头啄我的肉,啄木鸟
你这自然界的益鸟,请把我身上
病虫也叼走吃光,啄木鸟,请啄我!

3)

威斯康辛州提议
延期民主党排队投票,结果
遭五个共和党最高法院法官否决
当然选民由此増加新冠的感染
芝加哥新冠死亡人数中
黑人占72%,底层人最受伤
想起我的旧作——

你的

世界不是你的
世界可能是
联合国秘书长的
国家也不是你的
国家是国家主席的
总统的
江山是皇帝的
什么是你的?
痛苦是你的
债务是你的
疾病是你的
身体是你的
这首诗里我写的

4)

天气晴,气温 5-22 度
美国头条,桑德斯退选
拜登笃定代表民主党对决川普
纽约州单日死亡连继2天创新高
纽约市死亡远超911,州长
库莫下令全州下半旗至哀
美国现在好像有二个总统
一个在华盛顿一个在纽约
每天二人有时在相时间
召开新冠新闻发布会
美国广播公司新闻报道
美国情报官员早在11月下旬
就警告说,新型冠状病毒
正在中国武汉地区传播
对其人民和日常生活构成威胁
该消息来源中“分析家认为
这可能是一场灾难性事件”。
美国政府及国家安全委员会
12月之前反复举行了通报会
最后在1月初的《总统日报》
中详细概述了这一威胁……

好消息,昨天武汉已经开封了
武汉大学校园内的樱花已开过
华盛顿州的樱花正在盛开,我想
今年无论武汉,华盛顿还是东京
无人欣赏的樱花是否很寂寞?

5)

这样子挻好的
坐在西边的阳台的沙发上
太阳还未落山的时光
此即春天,阳光柔软的
春风是徐徐的,不冷不热
坐这软椅上,正对着
背对着,斜对着太阳
轻松摇晃椅着,无人打扰
眼睛可以睁着,闭着
或者半睁半闭着
思想嘛,运转着,停顿着
飞跃着,放散着,轻松着
双手放着,合着,开着
垂着,拿着,半睡半醒着
关键,心脏是跳动着
哦,头顶无限蓝的天
眼前有几棵李树叶子
青绿和咖啡色,花已落去
想必这果子逐渐成长
远处白雲更白,青山更青

6)

昨晚看了一个录像节目
发掘北京十三陵中的定陵
八几年,我曾带我父亲参观
印象最深的还记得门票整十元
走入地下通道,感觉像过入防空洞
只是,皇帝的陵墓豪华的地下宫殿
摆放的万历皇帝二位皇后
仿造的三个红色陵柩,灯光暗谈
黑色的巨大石块,阴森森的
万历皇帝是谁哪个朝代早已模糊
当年参观的印象大扺如此
三十多分钟的节目,引人入胜
考苦发掘解开了万历皇帝的一个秘密
三十年不上朝,不召见群臣们
原来皇上龙体欠安,瘸子跛脚

7)

试问,春天的花草会说什么话?
春天的花草开口之前很会做马势
青草从地里冒了出来,首先
要弹弹它身上的泥土
清晨的一滴露珠沾在它们唇边
仿佛为它仿清润嗓子而准备
春藤急要要伸它的小舌头
千姿百态,婀娜多姿的花朵们
争先恐后还没说话就先笑容满面
春天的花草乔装打扮,五颜六色
它们散出一阵阵醉人的芳香
我敢肯定春天的花草会说话
它们憋闷一整个冬天,我确信
它们讲的白话,明话,亮话
春天的花草对不说暗话
遗憾的是我却听不出它们会说些啥...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20-4-19 周日, 上午4:46    标题: 日记 引用回复

日记

1)

今天周日,春光明媚
上午我坐在公园的凳子上
拿着手机边看新闻边晒太阳

公园人稀少,几个大操场空荡荡
草坪的青草已经修整过
绿草如茵,临近的住家来这慢步
公园如同一个小平地
周围略远处住宅建造在小山上
园区内有自然沼泽区
人造桥式步行路道
有树有草有车行道,现在
一切活动被叫停,停车场空空如也
卫生间开放,有人清理垃圾
若不是疫情,何来静悄悄
平常有人聚会烧烤,操场上
有球队赛球,手球,足球,蓝球
还玩滑板,生机勃勃
夏天开放喷水池,儿童戏水

现在我正坐在这公园登子
难得的宁静,空旷,自在
看花看鸟散散步,感觉这些日子
我严然是这儿的主人
嘘,这儿是我的私人庭院!

2)

啄木鸟年轻力壮
养家糊口,它们有没有想过
当自已老的
啄不动木头的时候
是否它的伴侣帮它啄木
是否它的子女为它啄来食物?
我勿然想起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和绅
是否曾想过乾隆皇帝
驾崩之后
迎接他的将是何种命运?
和绅可能想过,啄木鸟沒想
和绅早死该死
啄木鸟老死饿死

3)

上午阴,昨日的晴万里
那是昨日的,下午晴
现在能否将上午失落的捨回
人是个肢体退化了的动物
冷的不行热的也不行
干燥不行太湿也受不了
看看狮子一身只有一张皮
而大雁一身只有一张鸿毛
风里来雨里去,有点吃的
它们快乐一生,汽车大炮
房子钞票对它们豪无意义
患病了能自愈就自愈
不能自愈,死了拉倒
不埋葬无墓碑更不占土地

看看听听

看花看树看草看鸟看山看海看水看湖看云
看雨看天看地看星光看日月看世界看好看的

听歌听曲听乐听琴听言听词听声听鸣听音
听旋听律听啼听故事听你我听四方听好听的

䧳雄

一些动物很容易
从它们的形体以及
裸露在外的生殖器官
鉴别他们的性别,鸟类
也简单,比如凤凰
凤为雄凰为䧳,看它们的羽毛
孔雀开屏越多越大越漂亮
准是公的,还有一些鸟
颜色鲜艳多彩的,头有
头冠的,比如小时我见过
山村人到城里出售的山鸡
长长的鸡尾毛,我曾吃过
没有什么油水,定是公的
我居住的城市,经常看到
一些乌鸦,它们不怎么怕人
在地上寻食大摇大摆,有时
成群结队,也比翼双飞
在树上房顶电线上也亲昵
看见乌鸦衔着树枝,我猜
它们在做窝下蛋,可我的肉眼
怎么也辨别不出乌鸦的公母来
从它们的叫呼声来区别?
哎,别逗了,你以为那是
母鸡下蛋公鸡打鸣呢?!

乌鸦

在树林中听到乌鸦的叫声,随声音
我发现树上的鸦巢,一只在巢中一只巢外
春天是鸟们繁殖的季节,乌鸦也有这个权力
相信厌恶乌鸦的大有人所在
我就其中一位,小时候大人教的
听到乌鸦的叫声还要呸呸几声反击
时过境迁,乌鸦的世面见多了,懒得理
你别说,一些国家民族视乌鸦为吉祥鸟
神话传说属于野史,在斯里兰卡
人和乌鸦和平共处,宁愿少吃一点
也要喂饱在附近觅食的乌鸦
加拿大有乌鸦是指引者一说
乌鸦在英国,守护神,乌鸦的天堂
北欧人把乌鸦当成作思想和记忆的化身
“立国神兽”,日本人对乌鸦的尊称
乌鸦反哺有这个成语,小乌鸦长大后
会找食物去喂养已经不能飞的老乌鸦
乌鸦的这个行为非常孝道呀,真的?
在唐朝乌鸦是吉祥乌,后来唐朝败了
轮到清朝时乌鸦又得宠,清朝也亡了
我吃过乌鸡,一般清炖,放一些葱姜
汤好喝,味道比一般的鸡香多了
从前有人吃过乌鸦吗?乌鸦的蛋
自然也有营养,书上有否记载?
人们一定怕乌鸦复仇,乌鸦的攻击性极强
不信你去试试?

啄木鸟

啄木鸟认准自已的目标
榔头般垂打键盘客敲键

工匠般劳作并锲而不舍
如同倔犟者的不屈不挠

更像一个哲学家在推理

像年轻时的我一头扎向
可扎向的不是树桩朽木

啄木鸟你分明啄疼着我

花朵

春天说来就来了
春天到来之前,有预告
仿佛跟我打过招呼
你看春天来了
我甩掉寒冷的背包
轻装前行,眼见一片青绿
一簇树花,我不介意
玫瑰,郁金香,蔷薇
及紫荆花的开放
它们包含人们勤作的汗水
我更欣赏地上墙角及山里
有名无名的野花,它们
也是春天的使者,卫道士
散发着天然的芬芳
看,春天的每一个花朵
多像新生的婴儿
它们都在向我招手
都在向我微笑...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20-4-27 周一, 上午4:25    标题: 闭门 引用回复

闭门

一说闭门,后面马上联起来“造车”
闭门很重要,有时事得其反
比如关起门来打狗如何?若没狗
那就谢客打烊思过防贼,干自已爱干的
现代人所说的隐私,不宜在光天化日
干见不得人的事,见不得人?如厕
比如开会,预谋,天机不可泄露
也可以打坐,休息,如今年的防冠毒
古代人创造先进的东西用于干啥?
作战猎物,称王称霸,与闭门有关
远的不说,小县衙门大深宫,以及
死后坟墓皇帝的陵寝,皆关门大吉
世上有人隐居有人流浪,流落街头
穷途末路,无家可归自然无门可闭了
无门可闭,那么,闭眼总可以吧?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20-5-02 周六, 上午5:46    标题: 蒲公英 引用回复

《蒲公英》

蒲公英在春天里长大,成熟
蒲公英梦见它的种子被风带走
去看它们未曾沒见过的世界
落地之后,种子就地生根发芽
蒲公英梦想它的子孙满天下

路过一片草坪我看见蒲公英
它们静静生长在青草丛中
举起一朵朵白色毛茸茸的小绒球

我俯下身子随手采了一朵
努嘴对着手里的蒲公英,一吹
去吧我的蒲公英,你去梦想成真

《流年》

我有一棵闲的心,不在
兵荒马乱和山崩地裂之时

踽踽慢步在喧嚣或宁静大地上
现在我时不时的仰望着天空

哦,我享受并欣赏着的
大地气象万变,浩瀚星空之辽阔

肥沃的土地,河山海洋环抱着我
即有神灵呈现也有魔鬼出没
快乐与悲哀是远是近, 有人说过

“天上下雨并非每个人都被淋湿
正如阳光无法照耀世间所有的角落”

偶然间想着上天是否曾送过礼物
即恩赐又恩惠,典雅高贵
如同地上养育我的蔬菜水果粮食

流年中,幸存者仿佛都成了我的哲人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20-5-09 周六, 上午11:44    标题: 夕阳是只金鞋子 引用回复

《夕阳是只金鞋子》

我阳台外面的夕阳,像那一只金鞋子
现在,似乎每晚都金光灿烂落到西山下

高中语文老师讲这样一则故事
从前有个人每晚听到楼上住户
脱下一双鞋子,重重摔到楼板上
听完咚咚二声之后方才入眠,久而久之
已经习惯了,一天,他只听到咚一声
却沒听见第二声咚的声音,等呀等呀
他失眠了,忍不住于是冲着楼上大声喊
“你的另一只鞋怎么还不脱啊?”

我阳台外面的夕阳,像那一只金鞋子
现在,似乎每晚都金光灿烂落到西山下

若看不见它落下的美影,是否我也失眠也睡不着?

《笑纳》

我有一栋楼房座落在不高的山上
早上看日出,晚间看日落,暇意
我面朝北,左手早上捧着红苹果
到晚间轮到右手拿着金苹果,呵
满天的霞光,金光灿烂,红光素裹

初升的太阳像婴儿红扑扑的嫩脸
落日的太阳如恋人一边差涩一边潇洒
英雄与美女,才子和佳人
一个气短一个情长,都激情四射

日落日出的场景绚丽壮观震撼,流连

可我从来沒有指望天天如此
天有不测风云,雨天雪天还有阴天
手中捧着的婴儿会长大成人
恋人终将变老,有的甚至背离而去

这日落日出自然的永恒经典,我笑纳了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20-5-14 周四, 下午8:58    标题: 读史 引用回复

《读史》

中国历代的皇帝跟常人一样
留下许多故事,正史秘史野史皆为史
身为天子,龙的化生,扶不起的阿斗
暂且不提,皇帝还自杀呢,比如崇祯
太平天国农民起义李自成杀进京城
明朝未皇帝上吊亡命于石景山
五六岁登基,垂帘听政,上千年轮回
那时沒有尿不湿,儿皇帝也穿开裆裤
被大臣吆喝,便溺龙袍龙座时有发生
还有一岁死于襁袍的婴儿皇帝
东汉时期的殇帝刘隆
我十四岁在上高中,康熙这个岁数
亲自谋化把巨臣鳌拜拿下,历害
皇帝驾崩之前就把自己执政伟绩
如同自已的陵宫搞定,顺治在位十年
临死前给自己定下十四条罪名
皇帝也有不爱江山,也情有独钟
顺治曾想当和尚,他赐死三十名宫女太监
陪葬着他的爱妃, 皇贵妃董鄂
招全国服丧,官员一个月百姓三日
一同他的父皇皇太极,他的爱妃
海蓝珠,海蓝珠多美妙的名字
她死后,皇太极过度伤心二年后归天
董鄂与海蓝珠都皇儿夭折抑郁而死
有趣的事,顺治死于天花,康熙
因天花而继承皇位,因有外人指点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20-5-20 周三, 上午7:33    标题: 上下 引用回复

上下

树干向上生长,树根使劲地往土里扎
方向不同却一脉相承,根实则树壮
同理,若根烂了,树则亡也
上与下不定要保持不一致,比如
红色上衣搭配黑色紧身裤,可以
上辈子做牛做马下辈子享淸福
上半场是序幕,精彩在下半场
上下通气,否则,不通则痛
据史料慈禧死于上吐下泻
上下五千年,不知上短还是下长
比美一下?上有西湖下有苏杭
决定,可以从上而下也可自下而上
无须左右商量,不必思前顾后
下地狱直奔十八层,上天堂一步登天
天上飞翔地下行走,上上下下,如鸟
水上水下,潇洒自如,两栖动物
老家方言把舒服,享受叫透脚
喝酒是一种享受,适可而止
喝到全身舒服,由上致下舒服到脚了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20-5-26 周二, 下午9:16    标题: 多余 引用回复

《尘埃》

蓝天下远看天上飘动的雲朵,我想
是我在变迁而不是时光在变迁
是我在流逝而不是光阴在流逝
是时光浪费了我并非我浪费了时光
是岁月教育了我并非我教育了岁月
是大自然养育了我而我养育不了大自然
是我忘记了历史可历史并没有忘记我
大自然可以毁灭我但我毁灭了大自然
不是吗?花草一岁一枯荣
我在蓝天下看着天上飘动的雲朵
它们像一尊尊人间移动的各种浮相
哦,随时随刻变幻又消失,如同
我曾做过的梦,一个痴心幻想者
什么悲颂,赞歌,夜曲,抒情,咏叹
什么过去,传承,罪孽,哲理,预言
什么光荣,国度,肤色,鲜花,野草
呵呵,我只不过在大地上暂且能吃会喝
还有一丁点情感一丁点思考的尘埃罢了

《多余》

世界上存在许多多余的
多余以至于泛滥成灾
虚伪是多余的
赘肉是多余的
废话是多余的
贪婪是多余的
欺骗是多余的
压迫是多余的
战争是多余的
丑陋是多余的
罪恶是多余的,有时
苦口婆心也是多余的
可是,在这是世上也存在
没有多余的山水
没有多余的国度
没有多余的雲朵
没有多余的蓝天
没有多余的阳光
没有多余的月亮星星
没有多余的新鲜空气
没有多余的一草一木
没有多余的和平
没有多余的美
没有多余的爱
没有多余的温存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20-6-01 周一, 下午10:59    标题: 鸳鸯 引用回复

《鸳鸯》

我在附近公园的池塘
看见一只公的鸳鸯,去年它曾来过
也正这个季节,幸福谷
这儿波特兰临近郊区,这几天
陆陆续续遇见长枪短炮拍摄者
我的业余器材与此相形见绌,但
不影响我对鸳鸯的观察和欣赏
它与本地的野鸭很合群,不争食不打架
这只鸳呀,红嘴绿头冠羽,黄金脖子
橙黄色的脚丫子,宽阔的白色眉纹
黑色眼晴,翅膀上一对栗黄色扇状直立羽
如同船帆立于梁背,全身五颜六色
洒脱俊帅,与众不同,十足的优越感
不知它从何飞来,更不知其会飞何处
据记载鸳鸯产于东方,近代有出口
我看鸳,看它追着一只带着三只小鸭的母鸭
也见它与公鸭一起玩耍,也见过与母鸭飞离池塘
古人有在天比翼鸳鸯成双的象征
为何却又有三亲六妾,亲妾成群呢?

《小记》

我现在是居家附公园的常客
幸福谷的池塘,我停足在池塘边
天黑之前观顾,未见朱自清的荷塘月色
池塘没有种什菏花,左边沼泽
水流顺低处而流,开放式随雨季变化
池塘水涨水浅,时下五月小野鸭已出没
近二年见过公的鸳鸯鸟,我见过黄鹂鸟
红黑翅膀鸟,路边有野草有小兔子
金蔷薇,无名白黄小野花,小蜂鸟吸花液
蓝色喜鹊,布谷鸟,燕子飞点惊水
池塘里有乌龟,牛蛙发出一阵阵沉闷叫声
见到同兔子一样吃草的大鼠,海豚鼠
周围已是树叶茂盛,野草从生,好在
人工的走道,人来人往,有散步遛狗
一天,一位老妇手牵四只狗迎面向我走来
她见我独自一人,便笑问你的笼物呢?
对此唐突提问,我只好微笑以答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20-6-10 周三, 上午5:25    标题: 远方 引用回复

《远方》

遥远的地方充满神奇
那里的风光迷人
花朵鲜艳,动物和蔼
雪封山顶,山风呼啸又凛冽
山峰陡峭,湖泊河流清澈
鱼群见底无忧无愁
蓝天白雲,人烟罕至
鸟儿歌声悠扬不断
树木成林,叶色多彩
星光月光阳光皆灿烂
那儿空气新鲜,芳草茵茵

亲爱的,我到了远方
我就离你更远了

亲爱的,我在远方的远方
不食人间烟火
我的远方呵,无比遥远

《夕阳》

从黑暗走出来
再回到黑暗中
昼夜兼程,唉
此去万里行程
金光穿透雲层
夕阳恰似昙花
绚丽多彩,嘘
不妨弧芳自赏


《上天》

我越来越相信
人死了都上天了
平常你没有在意
你看不见他们,其实
风和日丽,晴空万里
天空飘来几朵仙雲霞女
自由自在,悠哉悠哉
散步,梳理头发
舒展她们的身姿腰段
浮动着裙子,轻歌曼舞
阴天的时候,不信你瞅瞅
那些坏蛋魔鬼们
他们都从雲端里探头探脑
有时候生怕地上的人不知
又打雷又闪电,闹的慌
他们不甘寂寞,甚至
兴风作浪,下起了暴雨
如果有一天我到了天上
我保证不给地下添乱子
我也懒得去看地下一些烂事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20-6-19 周五, 上午7:04    标题: 天上有什么 引用回复

《天上有什么》

天上有什么?一个傻问题
一些神灵暂且不说,天上什么没有?
天上有雲不?乌雲白雲,太阳月亮
有雨雪,冰雹,雷电,数不清的星星
这些都不算,天上有湖,那叫天湖
天上有山叫天山,天上有门叫天门
天山有书,称天书
当然这些也都不算,天上有生命?
哈,你没看见一群群鸟在天上飞
天上有海有楼房?有,海市蜃楼
天上有人?太空人,还有我
曾乘着热气球就在天上飘荡飞扬
天上有我看的见看不见花朵
还有无形的利器和尘埃......

《晚安》

夏日的黄昏,时有也宁静
我在朝西的阳台上休息
太阳惭惭收敛起它燃烧的火焰
看青山前一个绚丽瞬间的跳落
圆满成功,哦,晚霞为之疯狂鼓掌
我很满意,仿佛见证了美丽的奇迹
直到最后一道霞光消失,关起门
我回到屋里,晚安

《海的印象》

大海从来没有平静过
潮起潮落
近处海浪沙滩海鸟还贝壳
天边海界无限之蓝,蓝之外
除了太阳和月亮
更远的星球,遥远的看不清
海上的航帆与天上的云帆
连成一片,波涛壮阔
海水里有看的见和看不见的鱼群
如同陆地上有数不清花草
它们都各有生长的生命,如人群
海岛孤单,礁石碎浪
林中的鸟与浪声齐鸣
我站立在岸边,感受吹动的海风
一阵阵的盐卤的味道
揉把沙子,美丽时光便从手指尖流走
我可以老去,海永不会衰老
我把我的印象换成了石头
梦里,飞来一群不名的大鸟
将我堆彻石头远远的叼走
连同消失的海上那片晚霞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20-6-26 周五, 下午11:19    标题: 目光 引用回复

《目光》

太阳和月亮
天空中一双眼晴
即明亮又闪光
一只眼看管白天
另一只眼注视着夜晚
突然感觉这到两种
不同的目光,仿佛
我将不再有所迷茫

《存在》

如果没有鸟的存在
这世间会是多么的寂寞
如果没有花朵的存在
这世间会呈现有多么的不艳丽
噢,花鸟有情,山水无意
好果没有太阳月亮星星的存在
这世间便没有光明唯有黑暗
如果地球上沒有人类的存在
这世间就无所谓疾苦与快乐
噢,天人合一,神鬼同行

《植物》

大凡植物都要抓住泥土
用自已的根须
它们有广阔的空间
无需挤破脑袋收取阳光
地下也有丰富的水份
让它们受用,若缺乏
它们会在空气中吸收
徽风来了,它们礼貌点点头
大风袭来,它们无处躲藏
唯一的办法就低下自已的头
甚至倒伏自已的身段
它们死了,却把根留在地下
我不像植物,我的头颅和身子
没有足够的坚韧和柔软
但有二条腿,我可以逃呀
当我的双腿如同植物一动不动
哦,那就随时准备入土吧!
返回顶端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新诗发表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分页 上一页  1, 2, 3 ... 30, 31, 32, 33  下一页
31页,共33

 
论坛转跳:  
可以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可以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