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新诗发表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有言无语 分页 上一页  1, 2, 3 ... , 31, 32, 33  下一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20-7-04 周六, 上午12:38    标题: 天涯海角 引用回复

《天涯海角》

天边在哪里,遥远呗
肯定不在眼前,不咫尺
沦落人那里都有,何谓天涯

苦海无边,学海无涯
一个回头是岸,一个苦作舟
古人真会说教,悬崖勒马

东边西边南边北边
海边湖边水边街边河边
边边角角,犄角旮旯

地球的南极北极很冷
一片白色的冰山冰海
在阿拉斯加,我见过冰川

我去过辽阔的草原
也到过三亚,其实
天涯海角,感觉
好像指立在海边的那几块大石头

《独白》

我开门见山
闭户见湖泊
众山如我养着一群
大小宠物
连绵起伏,雪峰
躺着的奶牛的乳房
雨水流进我家后院
湖里有我放的小精灵
时有波澜起伏
我养花不以卖花为业
种果树不以卖果为生
钓鱼不以卖鱼为业
我书画不以卖艺为生
自食其力
日久天长,我不求思过
日出,我看万道金光
见日落红霞飞雁
炼一身轻功,脱胎换骨
不愁吃不愁穿
放荡不羁,与世无争
以打劫为趣,在世间
我打光阴,我劫人色
不余遗力

《老人》

应该是咬牙切齿的时候了
眼前那一盘又肥又香熟肉
他不再流口水,戴上假牙

盛夏,世态炎凉的风
正吹着他的慢慢愈合的伤口

深居简出,冬天紧靠火炉
他把美好记忆当木炭放进炉里
不停的回味,燃烧

天上下雨打雷,他无动于衷

现在,我就像这位老人
甚至比他还老,还老.....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20-7-10 周五, 上午2:32    标题: 一幅油画 引用回复

《一幅油画》

我被华盛顿国家艺廊的一幅画所吸引
老实说吧,我在此画前停驻的时间
永远超过那些如雷贯耳的名家名画
如高更,莫奈,马奈,梵高, 塞尚等
我眼有独钟,来不急移情别恋

请允许我慢慢酝酿,梳理头绪
慢慢捕获灵感,尔后伏案急书

惊叹出自二百多年一位画家的作品
一位少女栩栩如生,依旧跃然墙壁上
樱桃嘴爪子脸,黛棕色头发
伴着黛棕色的眼睛,像似东方美人
这西方美人,她肌肤白嫩略透粉红
出水芙蓉,饱满的身段,披着轻纱
我似乎看见了远方的梦如山间小溪
潺潺流淌,美人出浴,流芬芳的体香

我也一笔一画,用词雕刻一丝不苟
反复推敲,斟酌像钢琴家一样
把每一个音符弹奏的准确
还要声情并茂,小心翼翼,不粗糙的
把她的雲里雾里的隐约描述

想象中她曾坐在画家面前经过多少小时
不同的位置多少表情,才留住的真实
那又是怎样让画家笔欲罢不能
又如何获得画家小心肝的小美人的叫唤
迷人般的蒙娜丽莎,圣母玛利般的纯洁

她是什么身份,虽然表情有一点忧伤
生在富贵的小姐还是仆家人的女子
她肯定吸引了画家,身色倾尽让画家
横溢才华和对美的热爱渴望和表达

想象中她像之后的很可能子孙满堂
这幅辗转几经转手,世界几回战乱
她的真身肉也早就荡然无存,幸运
画家收藏家将她生命的香火点燃

想象中她坐在画室里,画室可能简陋不堪
浓度色的油脂沾满地上桌上以及画家的衣服
这反差衬托着她莲花般迷人灿烂
可谓出污泥而不染

她的丰满的酥胸,让人流连忘返
人性的典雅让肉欲出窍,唯有忘我
灵魂才得于升华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20-7-18 周六, 上午9:44    标题: 我去看海啦 引用回复

《我去看海啦》

选择一个气候适宜风和日丽的日子
去感受一下海的味道,海的脾气
当然,我只能在有限的时空里
在大海的一个某一角落,坐着
躺着,走着,甚至湿湿身,大海
有太多的传说及故事,比如
谁都驾驭不了海的博大的胸襟
海能吐纳日月,并不求回馈
海很性感,雄性之美,阳钢之气
也有女人一样孕育着生命
每一天海水无不波澜壮阔
涛声不绝,潮起潮落,一种运动力
不停息,可我只想在海温柔之处
动情时刻,让海拥抱着我
舒慰我,娓娓述说些浪漫的
我要看看海那一种不可抗拒的蓝
蓝色的舞台,海浪在舞蹈
浪的形象,翻卷的云层般的美波
我要看海那原始般的冲动和耐性
软磨硬泡把石头揉成的一片沙滩...

《看海》

海像一本书
封面是蓝色的
我在海边看见
海不停的翻阅自己
白色的书页
没等看到啥内容
一页又翻过去了
打开又合上,海
仿佛就是一本
让人看不清读不懂的书

《海边的风景似一幅画》

如果我是画家,要先立一个主题
开始草图绘制,大体有一个轮廓
无论继承传统或者现在的流派
首先选择的色调,然后上色
蓝与白,深与浅,代表海与天空
白色的浪花与白云镶嵌
沙滩涂上浅金黄,而绿色嘛
海岸的山脉树木与低矮的植物
海的广阔,天空的无边,午后
立体感与动态,浪涛的张力
清空万里,沙滩斑斑点点的游客
具体些细节点,有人在戏水
玩水滑板,海钓,拍摄,漫步
寻找海鲜海货,有人坐在凳子上
面朝大海沉思,或低于看书
小孩大人,男男女女,各种各样的人
试问风景画的亮点和独道在何处
看,块几大的石山矗立在海滩上
三角锥形,在海水浸泡之的山脚下
黑色的礁石有海贝生物,山上一群群
海鸟驻立飞落,这观海的风景中
我将有何种意向书写在这幅画里
又如何引人入胜,跃然画上
正中我的下怀,印象派的涂鸦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20-7-26 周日, 上午10:02    标题: 姓名 引用回复

《姓名》

人自生下大人们就给你起名字
那传统那讲究那学问你就别提了
其实在古代名和字是不同的,比如
孔子名孔丘字仲尼,我们上学时
叫孔老二,鲁迅名周树人字豫才
李白字太白,还号青莲居士呢
一个人的名字如同衣服,有几套
常穿的,自已或者他人认可的
假名笔名甚至代号不外乎称呼而已
父亲给我写信一直用“秋玲”称呼
我不喜欢,有点像女孩子的名字
我又不在秋天生的,一直到他死
也未曾问他为什么给我起这样的名字
倒是我母亲说“翎”是她年轻时演戏
如像穆桂英挂帅头上戴的帽子有的
两根孔雀毛,不巧,上个月在北方
某菜市场,我看到一位老男人
身披红衣披肩衫,头戴一顶帽子
插两根长长孔雀毛的,走起路来
红衫和羽毛飘动,我想起我的名字
怪不得我那么喜欢看鸟拍鸟
大概跟我的名字有一点关系吧?

《中年》

日当空,响午
一座山一棵树一桩楼房
此时没有任何影子
哦,中年人
四周透亮,看不见暗淡隐约

我像是一个两面派
面对过去,阳光初照
记忆中的无限美好
未来就在我的背后
那夕阳,霞光万道

每一次次的夜晚如同死亡
当死神真正来临时,我会坦然相对

《来信》

今晨
我在睡梦中
读父亲来信
大意说他还好
家里一切都正常
醒来之后,一想
哦,父亲去世
早已十几年

《养神》

初冬的午后
太阳温暖的晒着我
我家的后院,树叶已经落尽
篱笆藤树还青绿着
草坪上的草也是绿的
再远一点的几棵邻居街边
高高的松树自然青绿着
周末宁静,时有鸟儿来往
要么在树上要么在草地
它们寻觅食物,噢
温暖的太阳照耀着我
别打扰我,我在闭目养神
什么神?我属牛,养着牛神

《快乐鸟》

初秋,周末
我坐在阳台的沙发上
眼前还是一片青绿的树
想象中有一天
树叶会支离破碎
将下起多彩的雨叶
初秋,周末
我阳台上晒着太阳
让温暖的阳光
照耀着,我如饮美酒
一股股热流
传涌在我的躯体
天高云淡
手脚暖和,看
一只快乐的鸟
又在我前的天空飞过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20-8-02 周日, 下午9:22    标题: 李子树 引用回复

《我家后院的李子树》

先虚无后现实,冬天的树枝
剑指苍穹,似画笔也可当柴烧
熬过漫长的冬天,古典风格出现
初春的叶子在我的眼前泛绿
当满树开满白色的李花时
此时登场的印象派,白绿分明
时有昆虫蜜蜂传粉,小鸟在后
花归花叶归叶,此刻无象征派啥事
几夜风雨花落,一转眼小李子出现
李子大小不同,印象派聚精会神
而后印象派注重小李的长成
阳光透彻,蓝天泛着白雲,黄昏闪金光
小李在自然主义派中逍遥自在
它们在盛夏中壮大,开始泛红
哦,我可爱的浪漫与象征派蠢蠢欲动
红的像苹果像红枣像一盏盏小红灯
我,实用派者,把李子摘下来
欣赏李树的果实,然后分批入口进胃
丰收的喜悦油然而生,但我承认
我的文字及摄影替代不了画家的画

《小石记》

路过一处多回,我看见
远处运来填补马路沿的河卵石垒里
雨后,呈露一块暗红色的石头
一天,我终于弯下身子将它捡起
嘿嘿,现成它了我手中的玩物

用手机拍了照片放在微信里
友人们说我发财了,嘻嘻
我不出售,它便无价

衬托在黑色书桌上,看着它
透过夕光,红的像一块燃烧的铁
好极了,“玩物丧志”,哈,啥志?

一块捡来的玛瑙,值我观赏收藏

《战争与和平》

我们有过太多天真的想法
那些早已变成风尘的人们听了
会在地下或天上发出阵阵的嘲笑声

蚂蚁在成群结队,在寻食搬家
大人说天将要下雨,呵,这常识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些人的信条
“只能把拿屠刀的人屠了,自己不会放下的”
“人类追求和平的愿望从未停止过”
“清朝灭了明朝,清朝人说: 人类追求和平的愿望从未停”

“反对一切战争暴力,不会有错的”
“要用正义的战争制止非正义的战争”
“战争是人类文明进化史”

“为了宗教,为了佛,为了基督,为了默哈黙德”

“男人头上的辨子被剪掉了
心头的辨子似乎还留着”

“把天狗宰了喂阎王从此天下太平”

我们有过太多天真的想法
那些早已变成风尘的人们听了
会在地下或天上发出阵阵的嘲笑声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20-8-08 周六, 上午4:58    标题: 梦想 引用回复

《梦想》

年轻的时候
我有过一些梦想
现在,有的实现了
有的没有,有的随风飘散
有的,别人替我完成了
你若问我具体的梦想啥
哈,当然全都是美好的
比如指点江山
比如周游世界
比如挥金如土
当然包括做梦娶媳妇

《回首》

相逢的日子
回首,有典故
有经心,有拘也有束
心不烦意不乱,在焉
有一马奔腾,有万箭穿心
有不尽流水
山青水秀,万里无雲
车水马龙,古道西风
朝未改代已换
滚滚红尘,无奈
树老,刀锈
我挥一挥手
相见不恨晚
相逢似相识
别来皆无恙
神魂未颠倒
颠倒的是岁月
回首,岁月真的如梭....

《良宵》

近晚我在阳台上看到美丽的夕阳
犹如我遇见过诸多漂亮的姑娘
我静默而望,一种惬意照而不宣

《音乐》
—-听肖邦一号钢琴协奏曲

一个有阅历孤独的人适合一个人听音乐
他可以忘却季节时空环境包括住所
沉浸在音乐如同沉浸在水里河里江里海里
他拥抱着音乐如同拥抱着天空拥抱着山水
他有他最需要的一切,于是,他的情绪
顺着音乐的方向,音乐的章节,音乐的语言
或扬鞭策马,或鸟语花香,或人潮涌动
无烟的战争却无胜败,他听懂所有的
夕阳,花前月下,恋人依畏绵绵情意
他听懂传达的场景,大自然的风光秘密
音乐里,他不需要看清确切的人物
表情相貌年龄,分别何草何木何禽何兽
从音乐中他获得了应有的弛张和境界
一个有阅历孤独人听完音乐他便不再孤独了
仿佛音乐带他走进他的大观园和世外桃源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20-8-14 周五, 上午1:54    标题: 秋天 引用回复

《秋天》

秋天是一个收获的季节
你会收获啥?我嘛,收获
我不曾耕耘一切,比如
我的坏脾气,我的油腻脂肪
我的白头发,我的空悲怀
人间烟火越来浓重而热烈
时时让人喘不过气来
我收获空洒瓶也获得了一些笑
呵,无声的笑,不再哈哈大笑
徵笑抿嘴的,微信里的表情包
我春不.华秋也无实
多么怀念那种童真开怀的
那些朝气蓬勃,咯咯的用手捂的
有过真实发出内心的笑
秋天来了,对自已的收获
我一笑了之,一笑而过……

《一物》

世上万物跟人类一样
无奇不有,不可能千篇一律
它们生长在地球各有其活法与活道
若仔细观察你会发现有些植物
跟本不需要土壤,有飘长在水上的
有些依附别的植物上
跟寄生虫一样,我看到有些藻类的
就长在铁栏杆上,不知它吃啥
原苏联核电站泄露事故,切尔诺贝利
那寸草不生,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最近,科学家们发现一种植物
在那生长,且专门吃放射性元素
果真,一物降一物呵......

《预报》

有过这样的预报,一个慧星
半个球场大将与地球擦肩而过
明晚超极血月,三十年将遇上一次
月食日食,半食全食
南极出现罕见的高温,卫星
将几点现场直播,乘坐的飞机
提前三十分到达机场,还有
巨浪龙卷风,大雪纷飞的预报
没预报但已经出生了,比如
苏联解体,东西徳合并,今年
将有冠状病毒世界大流行
也没预报黄金大涨,如同没预报
昨晚我一定会看到红彩满天
但我可以大胆地预报,今年美国
即将选出一位七十几岁的老人总统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20-8-20 周四, 上午7:27    标题: 观日落 引用回复

《观日落》

夜色降临之际,如君王
我在西边的阳台上亲临
观看一场精彩的独幕哑剧
场景固定,远山下都市一隅
隐约的几栋高楼,一拱形铁架
跨桥,流淌的河流穿过都市
向北流去,近处小山丘,邻居
以及髙低不平的大小树柏
夕阳是一盏逐渐降落的圆形霓虹灯
夜幕的色彩随从它调度调配
看,天际一朵朵一团团的雲
在彩灯下开始,翩翩起舞
在彩灯下摆势,形体雕塑
艺作,仿佛把山峦当鼓锣敲
夕光乍泄,天际由白转金黄
渐即变通红,红的像血
红的旗帜,红的河流
红的海洋湖泊,壮光澎湃
随着灯光退落,黑夜将临
我不由衷地向西天作个飞吻

《问候》

天上和地上一定有相通处
一个无主义者的主张,高耸入云的山峰
似乎与上天传话,而攀登的人
似乎在寻找到某种未知的问答
最近我在公园里常遇见一位
乘飞机时看见过湖洎的蓝色的眼睛
天空也有,天上有白色的心和蓝色的心
最近我在公园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
每回他遇上何任人,好像似乎
都是他先开口问候别人,也包括我
谢谢,您如高山流水,善良而不寂寞

《有赠》

我们有过童年的快乐
那无忧无虑的童年
也有过青春时爱恋
现在已经不再青春
我们见过多少生死
曾经熟悉的朋友亲人
不同年龄的,以及
媒体里不幸的素人名人
时光的年轮不断转动
想象哪一天病老的日子
自然轮到我们的头上
美丽的花落了明年还开
“千金散尽还复来”
而今年见到的你我呀
不知明年能否再相遇
想见的走了,想见的不能见
陌生人如天上雲随时都在
雨下过又停,记忆好比一股风
不知不觉中吹来吹去
孤独就像月亮忠实陪着你我
似远似近又若有若无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20-8-24 周一, 上午11:51    标题: 星星 引用回复

《星星》

世上只有出名的人死后
才被后来人记得
一般的人死了亲人熟人记得
作家死了,被读者记得
诗人死了,留下诗歌
被喜欢读诗的人记得
优秀作品被后人以经典流传着
人类已经死亡千亿人
有多少人被后人记住?
的确少的可怜,可怜的
有点像遥远的星星......

《家谱》

小时候外公带我们到山上扫墓
那墓已经荒芜,杂草丛生,向海
我只记得墓碑两侧刻道光元年字样
一次,我在杨家亲戚那儿坐客
她说先前,县城南边一整片山
都是杨家兄弟的,哦,现在一想
连同道光时代的墓,我的祖上富足
你有家谱吗?我没见过杨氏家谱
老实说,我连菜谱都没见过

《忆外公》

我家后院的另一棵李子树的李子熟了
跟我家乡的李子大有不同
今天,吃着李子,想起我的外公
我外公曾被国民抓去,当过壮丁
时间地点不详,解放前当过押担的担头
相当于运输队的保安头,县城小有名气
身材魁梧,解放后在县城饮食店
管做饭,蒸好的一大圆筒米饭,几十斤
他双手一提,放到门店前,力气大大的
粗人粗饭,海碗,但对我却倍爱有加
常对别人说我小时候沒奶吃,体弱
怪不得我至今早上不喝牛奶,对牛奶
有天生的反胃,小时候不懂为什么
外公被人批斗,也不懂为什么天还没亮
他就超床做饭,他站过街,回来时
他脖背上有一通很深的绳子的肉印
今天,吃着李子,想起我的外公
我和我姐曾到过他劳改的农场,他看管一片李园
我姐说我外公看见她哭,放弃了有过自杀的念头
印象中乡下乞丐上家门乞讨,我不明白为什么
外公外婆总是不拒绝,我们当年也捉襟见肘
七十年代我见过外公教过我姐骑自行车
若考不上大学,我可能䃼员于外公饮食店
八十年代外公见过从台湾老兵回乡探亲
老兵还给过我外公二十百元,那时期
我在北京工作,每月给他写信
信中夹带着十元钞票,外公死时我没有回去
他摔了一跤,我猜死于肺心病,终年八十五
偶尔回老家,到外公外婆上坟烧香点烟必不可少
对了,烧点纸钱,我姐说翎看您来了
他有孝心,这会儿您在那儿有钱打麻将
其实,我听说他老人家打麻将很少输过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20-8-27 周四, 上午8:21    标题: 敌人 引用回复

《敌人》

太阳有敌人吗?没有!
月亮有敌人吗?没有!
地球有敌人吗?有!
地球的敌人是我,是你
是我们的人类!

《裸雲》

天上三千个乳房
我不知道哪个更温存哪个更明亮
但我倾心为你而歌
世人的喧嚣皆因利而生而亡
一个自由的追求者,此际立于旷野
天上三千个乳房
三千盏明灯照亮天堂
不让我孤独不让我绝望

《镜中人》

我用手机对着镜面里的人
拍下一张自拍照,镜中的我
哇塞,年过半百的我显得年轻
这是真实的回光返照
镜与镜之间滤过了岁月的沧桑
满脸雀斑皱褶,还有几许银发
都被低像素所忽略不计
将年轻时面部轮廓勾勒出来了
这分明是一张虚似的自画像
满足了一阵自我视觉的虚荣

《秋水小记》

我又到了河边,捡我的鹅卵石
初秋水与蓝天成一色,绿树掩映着彼岸
河水远处露出都市建筑的一角
河上时有大小船行驶而过,布帆船
皮艇船,红白色点缀着流动的河
水波时不时将水溅在岸上,我的脚上
我摘掉口罩,尽情呼吸秋天轻爽的空气
海子说“秋天深了,王在写诗”
我不是王,但我也很想写诗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20-9-02 周三, 上午11:54    标题: 梵高 引用回复

《梵高》

(1)
梵高走在田野
贫穷如洗的他
一遍金黄秋天的麦草
向他伸出了友好的手

(2)
夏夜的星空,蓝蓝的
蓝的如同梵高的梦

(3)
向日葵为梵高垂下头颅
全心尽意,为画家为自己

(4)
梵高用他一只流血的耳朵作画
他看见了天使,于是
不再留念他的人间

(5)
梵高死后,开始算账
已经算一百多年,还接着算

(6)
梵高不画美女,不画裸体
对着镜子画自已
嘴里叼着一根烟枪,性感

(7)
生前默默无闻的梵高,如弃子
死后他成人民的儿子,世界的儿子

(8)
画神了向日葵的梵高
葵花把他高高捧起

(9)
你是梵高我是梵高
在金色的秋天里我们都成了平凡的梵高
贫穷如洗

《梵高与父亲》

梵高叼烟的自画像
让我想起平凡的父亲
梵高抽的是旱烟
我父亲爱抽却是水烟
铜制的,吹起燃烧的草纸卷起的火
吧哒吧哒,嘴里吐了吐出长长烟
父亲爱他的铜制烟具
如同梵高酷爱他画的笔
一位画面一位教书
父亲没教我识字画画
梵高也没让别流传的作品
小时候父亲让我试吸一下水烟
如同让我品尝一下高粱酒
辣的胸肺疼,却让他哈哈的笑

《梵高之死》

梵高梦见另一个梵高
他顽皮,玩世不恭,不听话
于是把他的一只耳割了下来

梵高又梦见另一个梵高
他高大丑陋,嘲笑蔑视着
他的穷困潦倒,于是
愤怒之的梵高朝他开了一枪

一个真实的画家就这样死了
一个虚幻的梵高活着
活到现在,并且还会活着很长很长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20-9-07 周一, 下午11:53    标题: 月亮与玫瑰 引用回复

《月亮与玫瑰》

月亮每天都在努力
使自已圆满,像我家的玫瑰
春天一到,认真的
开放着一朵又一朵
一茬又一茬,一波又一波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
月亮成功了十二次
中秋的月亮最漂亮
漂亮的像新娘
我种的玫瑰,却不知道
为我奉献过多少次芳香
月亮为大家
这玫瑰为我呀,再接再厉

《灵魂》

初秋的午后,坐在后院的草坪上
阳光温暖的照耀着,我静静地
听到熟透了的果子“扑通”落地的响声
这难道是植物死亡声音,灵魂是什么?
如果没有了灵魂,人是否还会微笑

我刚刚从网络上读部分诗人张幸福的诗
唉,我看到他笔下的海,一张充满抑郁的脸的海

许久未曾下雨,空气中弥漫干燥
我每天给种植的农作物浇水,看
西红柿红透了脸,灵魂是什么?
如果没有了灵魂,人是否还会微笑

《黄昏》

当我老时,我不再开车
不再乘坐飞机,不再风尘仆仆
当我老时,什么都可以离我而去,
昔日的黄花,隔夜的风暴
只有忆忆如同我的小狗
忠实地守候着我
我的喉咙已沙哑,也读不出
优美的颂词
我的双眼已经模糊
看不见眼前的世界
耳背,辩别不淸现有的声音
唯有忆忆如同天真的小鸟
在为我舞蹈,歌唱
当血色的黄昏渐渐暗谈下来的时候
我很平静地对我记忆的小狗小鸟说
“天黑了,走,咱们睡觉去”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20-9-14 周一, 上午10:03    标题: 致歉 引用回复

《小记》

我居住的城市,正经历着暗无天日
周围附近森林火灾,浓烟滚滚
加上新冠,雪上加霜,祸不单行
如耶稣受难,失去往日的自由
没了蓝天,没了新鲜的空气,如同
鱼没了水鸟没了翅膀,虎落平阳被犬欺
拨了羽毛的凤凰不如鸡....
仿佛一切都变旧,一切都变恶
我居住的城市,正经历着暗无天日
犹如人间炼狱,一幅万恶的旧社会!

《带走》

如果我要逃离,我能带走什么
我们家底不厚,真没有啥可带
几口人,先带上现有的口粮
我种的花草果树,肯定带不走
阳台上看日落的沙发椅子有点大
该像急行军越少越好,带上电脑
带上手机,随便带上一些书籍
没有狗呀猫呀,没有宠物
没有现金钞票也没有子弹的枪的
我不知道还能带点什么走
儿子学习用的钢琴拿不动,对了
地下室有几红酒要带上,去年
在澳大利亚购买的澳洲红葡萄酒
还没有喝得带走,还有二瓶茅台
赠送的,我得带走,有酒可消愁
其它,我真沒啥可以带走!

《致歉》

浪漫主义钢琴诗人的萧邦
没有想到百年后波兰诞生了
一位杰出的女诗人辛波丝卡
萧邦的作品被人反复演奏
辛波丝卡的诗歌容易被人
传诵,被人模仿,我也想
在一个颗小小星星底下
向这位幽默诙谐的女诗人致歉
我早年没有读过她的作品,迄今
未到过波兰未到过华沙而致歉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20-9-19 周六, 上午3:25    标题: 网红李雪琴 引用回复

《雨盼》

森林起火,浓烟夹杂着雾气
窗外的太阳变成了月亮
圆圆的一轮超级血月挂在天上
往日的风光成今日的荒凉和悲哀
当太阳被烟霾吞没而失去光芒
夜晚的黑暗又变得更加黑暗
没有星星沒有月亮,希望在哪?
下雨,下雨,再下雨,那时
雨才是神灵雨是救世主雨希望

《网红李雪琴》

在极其恶劣囚困的一天
听了网红李雪琴的脱口秀
我哈哈一笑,压仰的心情仿佛云开日出
昨晚预报中的一场大雨如期而至
连续数日无情的森林大火的疯虐
希望被这场闪电霹雳的暴雨阻止
大雨,你是森林大火的尽头
哦,李雪琴的宇宙尽头
大自然以暴制暴呵,今天
室外才有一点往日的新鲜空气
像极了呀,李雪琴这股网红的清流!

《有赠》

我若是海,海,风平浪静或者汹涌澎湃
海那么辽阔,海又如何囚渡自已

我若是河,河水也有甘涸的时候
此时见我,如见一条冻僵的蛇
我若是树,树有枯萎凋谢之时
树叶盛茂未见你,现在祼树一棵
我若是星,阳光灿烂时你看不见我
在何处,夜晚朵朵乌雲遮住了我
我若是草,也许正被人踩在脚底下
我若是鸟,呵,一只飞不远的鸟
不如鹰一样带你登山,飞越险𡶶
我若是虎,被困笼中正在愤怒挣扎
我若是剑,久未上战场,剑已锈
我若是王,那也是楚王
“时不利兮”的那个项楚王

我若英雄受难,请不要怜悯我
我若不是英雄,更不用同情我

我就是海,海,风平浪静或者汹涌澎湃
海多么辽阔,海跟本无法囚渡自已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20-9-24 周四, 下午10:46    标题: 对弈 引用回复

《对弈》

先动卒子,后用马
移动炮,你来我往
帅哥美女臧深宫

先动口,后动笔
再动手,你追我赶
不黑即白,明来暗去

先宾后礼,先文后武
台上桌下,深入浅出
赤膊上阵,不可开交

天上地下,水里山中
哎呦,不就盼着对方
一招不慎,满盘皆输

《周未的午后》

我又可以坐在西边阳台的沙发上了
室外硝烟弥漫,混沌无让人呼吸
那坏日子,被特大暴雨一扫而光
我又如鱼得水恢复了往日的自由
失而复得的一种喜悦,油然而生
我又要像鸟儿一样飞翔和歌唱
看,可爱的雲朵有多白,可爱的天空有蓝
午后的秋风有多爽,阳光有多明媚
我的心情有多美好,看,眼前
蜂鸟的追逐,鹰在远处的翱翔
青山还绿,都市一角的建筑依然矗立
劫后余生的我,来来来,拿酒去

《点云》

天上一团又团一块又一块一朵一朵
云呀,在充满阳光的蓝天上移动
或许司空见惯或者无暇顾及
当你打电脑电视手机,时下
风云变幻的世界,云的故事
就浮现在你的眼前,比我此刻
坐在后院看见的还要惊心动魄
同在一个地球,影响我们的云
反反复复,周而复始的循环着
白呵暗呵阴呵红呵黑浓呵浅呵厚呵
讨厌也罢,喜欢也罢,快乐的云
悲伤的云,无所事事的云,却又
带来雨带来雪带来正常异常的水
今天周末,天上飘过无数的白云
如同世上发生过的,似成相识
剪不断理还乱,神手鬼手们点云
云更云,呵呵,乱云飞渡,谁从容?
返回顶端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新诗发表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分页 上一页  1, 2, 3 ... , 31, 32, 33  下一页
32页,共33

 
论坛转跳:  
可以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可以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