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主义】                              

·诗阳·


               ◇出创世记◇

      谁取走地球取走房子取走空洞的真情
      在人间发现自己的产期杳无音讯
      谁坐在巴比伦河边
      一想起锡安就
      在苦难的水里哭得伤心

      于是以同样善良的哀伤
      在宗教中获得另一个母体的化身
      被乞求
      以神的诞生刺激感官外的反省
      以类似的哀伤
      以肉体灭绝先辈的战争
      以战争交配敌对的民族

      于是谁怀抱着房子流浪无家可归
      谁与谁
      在真相明了之后亲兄弟般地
      热爱仇恨

      象是每一个人在大地的子宫里出土
      在巴比伦河的童年边
      坐下,一层层掩埋动人的哭泣

      抱着你伤心的房子
      那位又看见别人丈夫的妻子,在静默的
      锡安
      在无意的巴比伦河边
      被上帝铸成的盐柱,干涸的一拉长滴哭泣


        (选自组诗《世纪之末,关于同路的纪行》)


               ◇一代同类◇

      不可避免的冲突
      世界的长老目光空洞神态苍白,活着向
      未来者谢罪
      以是非颠倒的要求
      写满你与黑暗无数次关于尘土的谈吐
      然后被一张纸找到

      同时谁发出切齿的变调:
      “将浪费的伦理干脆一次性回收!”

      这个向来以垃圾投筑岁月的世界
      从此在
      谁比泥土还顽固的脑壳上
      整整高出一头来

      自上而下,长老空寂的垂念
      未来者来临
      一代代奇形怪状的人匆忙尾随
      象形的碎片
      由里及表,鼠类向人类咀嚼的文字学习
      在纸的维度进化
      以与人类彼此相投的腥味

      谁还在茕茕徘徊于不可救药的王朝
      于垃圾场外发情
      梦遗
      淌着鼠类的
      热汗,使你还来不及出卖同类


        (选自组诗《世纪之末,关于同路的纪行》)


               ◇借谈星孕◇

      被许多视野所讥诮的忍受
      缓缓成熟
      象地球一样坚持不再长大的同质果实
      被谁推向与宇宙相依的
      子宫
      星辰的种子在痛苦的细胞缝里分裂
      谁未出生前就返祖
      用泛洪的尾巴穿破水孕的胎衣

      谁找不到你另一位杂居的父母同体
      坐饮双子的眼泪
      你看见心,并因看见别人的心而
      受伤
      十次月蚀,哭破羊水
      让几度醒来的摩羯之神回光返照

      平稳的阵痛,在西方洗出五彩缤纷的血迹
      谁在分娩前看破眼壁
      举日月为目
      而你土生土长的属相正远奔进外星的东坊


        (选自组诗《世纪之末,关于同路的纪行》)


【信息主义】                              

·克飞帆·


             ◇走在杂乱无章中◇

      沿着右边线起飞
      然后以长弧形向左切
      我的花朵在几个时间段都开放了
      草坪恢复了平衡
      我的手先左后右,依次被春天撞开

      我感觉四周是都市的野外
      是内心的露天
      然空气越来越黑,到目前为止
      已怀疑这个季节

      所以,来吧
      梦寐以求的信念
      和景色相结合
      以目光测量弧线
      安排时间,不会发疯
      在漫长的季节里抓住一切
      而且并非不可能


              ◇更危险的尽头◇

      被诅咒的天空
      这是世界的尽头
      阳光变焦,视野在光纹里关闭

      城市的孩子咯咯笑
      大人假装道具就错过桃花
      不相信死亡的小鸟
      躲在不存在的桌子下

      每一次演习都是恐怖的任性
      手是真实的
      却从未碰过子弹
      或在脆弱的音乐中动摇


【信息主义】                              

·梅蒲柳·


            ◇沙漏开始从天空逃离◇

      沙漏开始从天空逃离
      斜山,雁影
      划破古道,小径的红蕉酥

      一些无力抗拒的美,被打上烙记
      像烟草的毒,迷离
      而风,月帘被挡在门外

      小城夜曲只是画面里燃尽
      的一支烟
      诱惑源于破土的哑语
      天空,一再压低它的帷幕

      这破败的人间,无须彰显太多
      剧情。雨,只是无序的落下
      卸鞍的渡口已零乱
      淳厚的俗世,过度包装的人
      彼此互撕,对怼

      一曲蝶恋花,是彼岸
      折技的声音


                ◇宇文◇

      向神农讨一杯
      在九眼井。许你鹰嘴小叶茶
      许你断肠草

      一只红色的鸟,读懂了
      上帝,稼穑和耒耜

      春风来,你就会记住这些流水,土地
      和削桐为琴的人同乐
      羽化弓箭,没有恐惧的巫咒

      让器皿成为器皿
      经火,入仓。酝酿朦胧的醉意
      我会披麻织的锦衣
      见你

      那些晨间盛开的石花
      劫持七彩霓虹
      攻城。大海被推上了悬崖

      听哟!谁在扪心
      千与千寻,万刹如来
      那是我们手中的月亮,还没发芽


【信息主义】                              

·半渡·


           ◇穿梭于夏日满身膏药的人◇

      一个满身膏药的人
      无法在阳光的阴影里蛰伏
      他知道日光如瀑
      他要走进这个夏日
      他的背
      尽管是驼的
      背上麝香散发的味道
      使他的背影闻起来
      像一头鹿
      但他蠕动的影子暗示他
      更像一头老龟

      根据热力学第二定律
      他无可避免走向瓦解
      他生活麻木以至放空
      他裸露着背部
      请阳光降落在他的高地
      "让那些光子坠落吧,坠落在我将死的身上"
      他有点变得没有耐心
      甚至没有礼貌
      或者因为行速太慢,夏天太长

      被穿梭的夏天
      像一个森林隧道
      各种光的产品,是森林里的植被
      将死的人慢慢不再嘟囔
      他满身膏药,依然走的很慢
      但比来时有所好转
      “一切所得,并非与前进的速度作为衡量”
      日光如瀑
      从垂直的距离,在前进之路
      笼罩了他一身
      笼罩了他一生
      他想从夏日出去的时候
      来半斤牛肉,加一碟酱油
      对抗熵增


【信息主义】                              

·克文·


            ◇于是转身向虚无走去◇

      除掉身上所有的金属
      于是转身向诊所的心电图走去
      抛开榕树下角落的暗光
      于是转身向站街女的招手走去
      偷吃掉仓库里冰冷的方便面
      于是转身向唯一光明的鼠洞走去
      外面的世界阳光富丽
      玫瑰或月季盛开着
      问题或答案都在拯救着自己

      于是转身向公交车走去
      苹果树站或吸尘器站
      都一样有兴奋剂在报亭销售
      于是转身向火车走去
      从来不会沉睡的火车高速着
      从草地到雪山从野鸭到天鹅
      于是转身向大海的巨轮走去
      或许那就是没有生死的浮岛
      断绝了诗与叹息断绝了子宫与哭泣

      把触摸许配给另一个触摸
      把生活许配给另一个生活
      于是转身向明媚的燃烧走去
      把呼吸美妙成一种乐器
      把音乐天赋成一粒巧克力
      于是转身向古老的神话走去
      秋天的墓园广场多么温暖
      却没有镜子可以照出抽象的秘密
      于是转身向虚无走去


【信息主义】                              

·无言1314·


               ◇牧羊人◇

       1

     牧羊人呈现灰色,在记忆里
     奋力地翻跟头,奋力地,泄露出淳朴的美
     牧羊人封在一张灰色的卡片,有几片绿叶姗姗迟来,
      有一口未吐出的春天,没有力气
     沉默,沉默,硬状的胶着。整个大地,仿佛无情,
      放佛在那个时代,把绿叶都带走了
     他们收拢的春天,由于没突破喉咙的呐喊,
      被封在瓶子里,发酵,变黑
     一个“自残者”,离社会太远,离我太远
     我看见他们蜗居在自己的家园,唱歌,挣动
     整个大山未被突破,留下一桥流水,保留月光
     村庄,在记忆的词里泛铜色
     在历史的书卷中缺少新鲜的嘴巴
     呼吸,呼吸,一切那么没声音。都埋在石头下,边界中
     牧羊人,在今天突然不再呐喊
     在今天的月光,少了忧忧环顾的影子


       2

     歌声从风雨里传出来,又被风雨弹回去
     但我仍能听见歌声,而不是哭声
     那种歌声很狡诈,像一头魔鬼,伸出双怀

     在春天,他们开始游荡,他们对于青草及枯瘦是邪恶的
     他们把好多半死的树都砍了,碱地开始翻掘
     直到九个月,对于平原,他们是魔鬼,邪恶的肆虐着
     他们把它们整理成什么样?只有他们今天点烟的兴头决定


       3

     羊是岁月里唯一伴留的东西
     不值钱的羊皮,和一张花袄
     和一场闹市里的号角
     和半缸粮食
     到初秋,少不了它们唯一的一声咩叫
     那将直接带来,生命对存在价值的呼喊
     从秋以后,唯一的是风雨,及里面的鞭子声
     一年四季,他抱着家乡,平原,的草,的绿
     抱着四月河肥,五月牲旺,九月九腊八除疫栽秧
     他的梦想一直在这里,他的车子能驶出很远
     他来来去去的,在山路上
     草仍能够认出他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