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象序列】                              

·夏悬子·


              ◇反思的表白◇

我投身于自由,举手杀死了幻觉里的偶像,我渴望逻辑上达到顶点。我终于投降了
,向渴望投降,希望被一种无悬念的手术治愈。活着是一种模糊也是一种状态,接
受或离开它,大部分时间里我都选择接受。它不只是的想法,而且也是后果。我和
所有的人一样喜欢恨自己,避免对未来期望进行必要的重新校准,因为羞耻来自虚
荣,也意味着我像其他人一样有罪,但我认为我比我们更好。我能证明我为什么更
好?虽然没有新的我,也没有旧的我,只有我,一样我,一直如此的我,充满虚荣
心的我,虚荣心强迫我将在世界上。不要试图逃离大风,而是要准备帆。我想解决
什么?我想解决摆脱自己的方式。我和世界有什么不同?只有我知道,尽管世界不
知道我所知道的,我还有多余的反思,我的反思怎么去对思考进行再思考?我的反
思不习惯被反思,这是并非是令人沮丧问题。我很认真,且完成了我所有的誓言。
我的反思从此进入光明大道,但光明同样令人恐惧。我宁愿停滞,宁愿留在暗处继
续,宁愿辞去岁月,宁愿滑向时间的背面。


            ◇被意识化的返祖源头◇

时间不能减轻思想压力,我们都说谎,谁说过时间可以减轻痛苦?一个预言在雨中
哭泣,另一个预言继续其谎言,一个人可以同时在预言和谎言中想念另一个灵魂。
时间倒流的理论,我们设法付之于实践,潮流向四面八方后撤,旧雪回到各个山坡
上。叶子回到树上,而道路上依然是烟雾,去年的预言保留,心思堆在心上,怀着
一百种理念。好了,从此,我们可以松一口气,进入一个让思想安宁的地方,比如
说时间的第二次源头,那是一个从来不会让幻觉升级的地方,没有对记忆的打击,
没有红颜知己的身份,一切不曾,一切照旧。


             ◇坐在魔咒外感动◇

迅速离开还不够,我必须保持完全消失的心态,训练我的情绪,像温顺的动物一样
。回家,打开心门,再换一把铜锁,即使在我自己的房子里,独步,任意参观自己
的精神财富。我是幸运的,幸运的女神与我同在。我的空间充满光明。我有一间公
寓,其尺寸有如我智商的大小。我回到里屋,入浴,出浴,浴缸充满幻想后的春光
。一颗同样大小的心,有如亚洲或者欧洲或者美洲,但并非不是我想离开过去,我
的问题,是自身的偶像所造成的困惑,在没有思想价值的市场上是如此吸引人,我
必须拥有智商,而我的确做到了。现在我拉下窗帘,这是以事实为基准的屏幕,我
看到万物的投影,从另一侧,那里有我虚拟的目光。我打着理所当然的幌子,幻想
影子情人,好像我是魔术的本源,让周围统统变成静态的文物。我悬浮在时尚的祭
坛上,让多余的思想减肥,我越发愚蠢,越发努力,然后,重新拉上窗帘,让属于
其他的一切全数消失。


【抽象序列】                              

·半渡·


              ◇时空里的异物◇

        (1)

      花蕾在一个空间闭合
      花朵在一个空间开放
      我伸手将一个空间摘走
      我的血滴在刺的城楼


        (2)

      我想起你
      你的时空与我平行
      只要你尚未陷入沉思
      我与你的交点总被假设在无穷远


        (3)

      时间喷出水柱
      出现在鲸的头部
      出现于清洗沐浴的手
      出现于期盼已久的泪腺


        (4)

      空间里诞生的一条狗,出奇地安静
      它在温和的梦中不会咬痛世界的腹部
      为了防止它和它的獠牙被吵醒
      安静剥夺了星辰闪烁的权利


        (5)

      我的祝福由此出发
      它从我方到达贵方,我的未来
      它扫过一片空间,世界变得立体
      在它的经验里,一条狗由生入死


        (6)

      来到世界上的那条小狗
      逃离它的母体
      但是它逃离不了这个世界
      它是这个世界的赘物,是它永恒的婴儿


        (7)

      从一中复制出来的一
      不同质于母体的一
      一加一不等于一
      世界的体内有了加和的二


        (8)

      一分娩出一的时候
      这个世界没有变胖


【抽象序列】                              

·浅瓶·


              ◇我第一次说◇

      季节现在还没有收回命运
      请记住物语
      接下来的名誉是什么


              ◇木炭下的火种◇

      独居的人,看见虹膜里的暗室
      表情是一次性的真实
      一些底层的红色


             ◇辞职,将思路结束◇

      在我的最后一刻,挥手向天
      金钱的时间碎片
      向日葵的感觉从指间滑过


             ◇体型可以缓解沉闷◇

      时代被解放了,一切思潮
      都值得我寻找反思后的反思
      并有两种结果


              ◇铜绿色的未来◇

      坚强的个人资料,用无形的钥匙锁定
      金属被腌制,伤痕凸起
      文字在复兴中喘息


              ◇丢掉醉的解释◇

      看着星星彼此折叠在一起
      这是世界上另类日子
      撕开杂志,又将伤疤扎紧


              ◇五官的意义◇

      嗅觉像甲虫一样在背上浮行
      我的身体倒立入睡
      黑色的视野在没有房间的水里游泳


             ◇与审美竞争的和弦◇

      新的词汇卡在弦上
      只剩下手,拨动过去的手
      音乐的珐琅不断氧化


              ◇被时间弹回去◇

      一根无形的橡胶
      携带秘密,将所有的头发唤醒
      空气开始潮湿,于是我们依附于自己


             ◇文字可以缓解一切◇

      夜晚张开的大嘴里
      思想从跳动爬出,雨下着,我们大汗淋淋


              ◇写梦的日志◇

      想破几页蓝色的纸,问题被一滴墨水解决
      其奇迹所在的圆心,可以看见
      我的下一个举动极其美丽


              ◇出水的房间◇

      以上帝的爱而闻名
      我们身后的日子跌入
      一片哭殇的影子,灵魂飞过


               ◇诗的有幸◇

      谁对诗歌寄予厚望,谁想要成为诗人
      我永远不会通过打击来消磨时间
      而自信,沉闷如浮华的姿势


              ◇琥珀灯下王子◇

      我发现,所谓个人风格
      是从一个堕落的强权那里演绎而来的
      王子走出灯影,不无节制
      他的王国令人头痛


            ◇上升的螺旋如此凄美◇

      你的眼睛湿润,然后继续沉重的叹息
      让你继续端坐床上,触摸岁月
      但是请记住,有一个女孩曾与诗歌的自画像相爱


【抽象序列】                              

·潇湮·


              ◇双肺在微风中◇

      哪里的风看起来像吹嘘?
      季节是定制的真相
      世界上任何神话都可以作为大自然的楷模


              ◇魔术的气氛◇

      绝望的直觉,冷漠的思考
      有人在自己的特技里花时间逃亡
      而我在寻找欢呼的人


             ◇需要结束这个事实◇

      在日子里我会倒数,当生活过得很慢悠悠的时刻
      我们在燃烧的渴望中蚕食我们的环境


              ◇进入风暴之眼◇

      虽然我在空中仰泳,平衡对我老实说是权衡
      这个夜晚很晚,我尚未落下


              ◇屏幕冻结了◇

      你知道该怎么做,汛季来临
      数据蜂拥而来,我们复制得排山倒海
      文件依然是信仰


              ◇幸运三叶草◇

      伟大的春天肇事者,被绿色选中
      曾经有一朵花从未说话,坐在时间的前面


【抽象序列】                              

·林长信·


               ◇镜子里的◇

        1

      家里至少有六七面大镜子
      每每对望镜内的自己
      我总说忘了你上回长的样子


        2

      储备了满仓的[忘记了]
      但,就是不够用
      忘吃饭、约会、熄火、关灯、为何站到这里
      忘了,反正
      反正是又忘了
      忘了忘了,反正


        3

      睡前把镜子全都打开
      告诫镜里头的生人
      我或许明早永远忘了起床
      而镜子会留住我的貌似聪明


【抽象序列】                              

·新泽飞翔·


                ◇觉◇

      进入房间,受到房间的制约
      在屋里摆置上东西,受到东西的制约

      帮它们建立起自己的组织
      成为它们活动的肢体。
      对着鱼钩考虑问题的鱼

      是饵料与垂钓
      当我从使用沦落为工具
      从背影里转出来
      当它们在沙地留下行踪


               ◇空椅子◇

      困惑于一种体量的弹开
      那迁移、遗弃和丢失的层面。人群间便捷地行走
      记忆里消耗着的体温
      包括指点、围观守望的风
      把它装入了一个坑

      翻出沙 镶着寂寥的旧色织边
      翻出浅坑里细沙圈住的清亮
      点点的潮湿引来裹身的凉水
      面朝大海面对腐朽
      不能自拔


【抽象序列】                              

·槟郎·


              ◇水土何必作对◇

      上善若水,
      水往低处流。
      还有什么比它谦卑?
      但也有着韧性。

      土载万物,
      水土本来无仇。
      土铺它的地,
      水淌它的河。

      水土还本友好。
      土有水才生万物,
      水有土才有形,
      水土相辅相成。

      可是为什么?
      水土怎么成仇。
      水往低处流,
      土却往高处堵呢?

      水流自己的路,
      从不抱怨坎坷。
      路窄它便窄,
      遇陡坡它便爬坡。

      无心不是作对,
      反目才是成仇。
      水流它的路,
      土却在肆意围堵。

      水遇堵而上涨,
      上涨而满溢。
      土故意不断加高,
      逼迫水陷困境。

      上善若水,
      谁使水土成恶?
      自古鲧多禹少,
      叹惋诗人的笔墨!


【抽象序列】                              

·云柯·


               ◇发烧的人◇

      人人都有发烧的可能
      这个春天
      发烧的人被装进玻璃
      代替水银柱
      直线攀升

      艰难地呼吸
      艰难地狂躁和安静
      如冰中的火
      如火中的冰
      液体的流动和凝止
      都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咳嗽

      这个春天
      发烧最刺激人的神经了
      楼院封闭
      街面寂廖
      救护车的汽笛间断响起
      让枝头渐暖的阳光
      牵肠挂肚


【抽象序列】                              

·邹崧蔚·


               ◇无声曲◇

      一首曲子 沿着梅花的枝条演奏起来
      一首曲子 沿着骨头演奏起来
      雪光安静下来 房屋院落安静下
      一首曲子 沿着土拉路演奏起来
      一首曲子 沿着流水演奏起来
      雪野安静下来 兔子的足迹安静下来
      一首曲子 从鸟的翅膀开始
      一首曲子 从炊烟的袅袅开始
      母亲安静下来 父亲也安静下来
      一首曲子从孩子的瞳仁开始
      从一朵梅花的花苞和弹起来的竹子开始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