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方阵】                              

·王小妮·

王小妮,女,1982年毕业于吉林大学,毕业后做电影文学编辑。作品除诗歌外,涉
及小说、散文、随笔等。2000年秋参加在东京举行的“世界诗人节”。2001年夏受
德国幽堡基金会邀请赴德讲学。去年获得由中国诗歌界最具有影响力的三家核心期
刊《星星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颁发的“中国2002年度诗歌奖”。曾
获美国安高诗歌奖。2004年获得第二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诗人奖。



              ◇白纸的内部◇

      阳光走在家以外
      家里只有我
      一个心平气坦的闲人。

      一日三餐
      理着温顺的菜心
      我的手
      飘浮在半透明的百瓷盆里。
      在我的气息悠远之际
      白色的米
      被煮成了白色的饭。

      纱门像风中直立的书童
      望着我睡过忽明忽暗的下午。
      我的信箱里
      只有蝙蝠的绒毛们。
      人在家里
      什么也不等待。

      房子的四周
      是危险转弯的管道。
      分别注入了水和电流
      它们把我亲密无间地围绕。
      随手扭动一只开关
      我的前后
      扑动起恰到好处的
      火和水。

      日和月都在天上
      这是一串显不出痕迹的日子。
      在酱色的农民身后
      我低俯着拍一只长圆西瓜
      背上微黄
      那时我以外弧形的落日。

      不为了什么
      只是活着。
      像随手打开一缕自来水。
      米饭的香气走在家里
      只有我试到了
      那香里面的险峻不定。
      有哪一把刀
      正划开这世界的表层。

      一呼一吸地活着
      在我的纸里
      永远包着我的火。


              ◇一块布的背叛◇

      我没有想到
      把玻璃擦净以后
      全世界立刻渗透进来。
      最后的遮挡跟着水走了
      连树叶也为今后的窥视
      纹浓了眉线。

      我完全没有想到
      只是两个小时和一块布
      劳动,忽然也能犯下大错。

      什么东西都精通背叛。
      这最古老的手艺
      轻易地通过了一块柔软的脏布。
      现在我被困在它的暴露之中。

      别人最大的自由
      是看的自由
      在这个复杂又明媚的春天
      立体主义者走下画布。
      每一个人都获得了剖开障碍的神力
      我的日子正被一层层看穿。

      躲在家的最深处
      却袒露在四壁以外的人
      我只是裸露无遗的物体。
      一张横竖交错的桃木椅子
      我藏在木条之内
      心思走动。
      世上应该突然大降尘土
      我宁愿退回到
      那桃木的种子之核。

      只有人才要隐秘
      除了人现在我什么都想冒充。


【名家方阵】                              

·诗阳·

诗阳,1993年开始通过电邮网络大量发表诗歌作品,次年在互联网中文新闻组和中
文诗歌通讯网上刊登了数百篇诗歌,被学术文献确认为历史上第一位中国网络诗人
。诗阳长期致力于中文诗歌网的发展,1995年创办了历史上首份诗歌网刊《橄榄树
》,并不断组织和带动其他诗人的加入,形成了由一批优秀诗人组成的早期网络诗
人群。他不仅是开拓网络诗歌文学的先驱,也是推动诗歌文学网络化信息化的许多
重要历史事件的发起者、参与者和见证人。诗阳提出了以虚拟创作为重要特征的“
信息主义”诗歌创作理论,现为《时代》诗刊、《网络诗人》、《信息主义》、《
橄榄树》以及《名家》诗刊等主编。有诗集多种,多次获奖。



              ◇亡子们的翌日◇

      世界,压住心中的惊涛骇浪
      霭云簇拥着人类无数的亡子应运而来
      人类被可怜的美丽所掩饰
      谁还在乔装世界,偷换
      游戏的季节
      谁的寿命已不期而终,有如贪婪的丰雪兆年

      翌日,翌日为雾号而悲
      太阳凭借历史的玄学准时地期待自焚
      谁站在逼仄的灯塔上
      侥幸
      隔岸观火

      灵魂如何想象无处投宿如何舒开翅膀的希冀
      亡子们如何拥抱着衰老的思想恸哭如何
      入时地
      哭得更加衰老

      海,嘲弄这个无法终场的竞技
      亡子们突然失去记忆失去童年的拼板
      游戏规则不变
      人类与理想如何诡辩,如何跨回世纪互相
      逼杀
      国家与寸土间的穷追不舍
      桑田成血

      游戏规则不变
      亡子们已亡,举止正巧不变

        (选自组诗《世纪之末,关于同路的纪行》)


               ◇谪放者◇

      辗转悱恻面对羞于见人的回忆
      携木枷出门
      将一板面孔刻进身世你尤如
      圣徒
      脸色发青

      谪放是学问可能的自我转移
      谁穿过无法的测度
      谁穿过停放玫瑰的灵柩
      谁穿过被阉割的感觉拼凑成形的肉体

      谁一瞥幻花盛开的过去与未来均不复在
      谁一瞥四海一家无边无涯的千邦体系
      谁一瞥异域间春情脉动的差异

      没有表情的一瞥是空撒热泪的病容
      呆如木鸡
      在木枷中谁把战争在和平中杀戮
      在木枷外生与死将谁的宿怨无休止地囚禁

      携一木枷撒一滴圣水,出世落地
      木枷
      难朽千年
      唯有谁还在解放昔日的自己:七窍流血

        (选自组诗《世纪之末,关于同路的纪行》)


【名家方阵】                              

·牛波·

牛波,代表作有组诗《河》和《迷宫》等。



               ◇赶路林中◇
            ——致罗伯特·弗洛斯特

      在林中小路上
      树叶把天空铺满绿色的迷雾
      我加快步伐,超过所有的人
      从一排排站立的树桩后
      忽然看见一双移动的脚向我走来

      枝叶层层遮住了他的脸
      他走路的姿态是那么熟悉
      从容不迫又坚韧不拔
      我知道我认识这双脚
      这双行动中的脚

      我认识他
      他向我越走越近
      我逐渐看见他随着脚步
      晃动的胯骨和手臂
      像在水底看着一个游泳的人

      我们终于走到了
      一起一瞬间面对面
      然而擦肩而过,我们并不相识
      我转过身,看着他远去
      先是头颅,而后是身体
      最后看见的还是那双熟悉的有力的脚步
      我看着他一点点走进我的来路
      走向我的起点,直到树林把他淹没

      我继续赶路,向着他来的方向

      我从童年走来
      一路上度过了青春年少
      我追逐着人生面临的一切
      直到今天,我看见这个人
      走向我认为已经走过的
      不再留恋的道路

      我还是要走下去
      一直走到那个人来的地方
      回来的时候也许已变成老人

      但是,我仍会看见迎面走来的陌生人
      和一双双熟悉的脚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