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触角】                               

·舞水渔者·


              ◇不想写诗的夜◇

      坐在深深的夜,
      在如斗的室内,
      如黑黑的潭;

      如一个少女熬发成雪,
      也如虔诚的朝圣者,
      在前往拉萨的路上;

      坐在蔷薇花开的夜,
      睡神降临在台灯上,
      施展魅惑的巫术,
      悄然无声温柔的诱惑,
      我脱离躯壳,
      灵魂飘飘然浮在空中,
      观望依然趴在书桌的我;

      去哪儿了?
      去长街游荡,
      昏暗的灯光下,
      流浪歌手还在唱忧郁的歌,
      谁人在驻足倾听;

      去哪儿了?
      去夜店逗留,
      霓虹闪烁心跳加速,
      晚归的人呕吐不止,
      误入花坛深处;

      去哪儿了?
      去偏僻的网吧,
      幽暗的灯光迷茫,
      少年还不愿回家,
      谁家的儿郎被寻找呼唤?

      去哪儿了?
      去林荫大道路灯淡淡,
      谁人在打扫落叶沙沙?
      黎明的曙光就要来临吗?
      昨夜风雨留下狼藉的道;

      汽笛忽然长长,
      惊醒之后周遭还是宁静,
      还在斗室还是他乡?
      灯光照在熟悉的白墙,
      依然沉睡的书柜,
      桌上兰花依然没有醒来,
      我依然似醒非醒……


【新触角】                               

·金枝·


         ◇还没有夺走的,我确实保留一个单词◇

      一些动静点缀枝头
      后来,大部分的都布施下来
      等人迹走远了
      我的谷子还在从我的手中撒落

      我在想,空气分秒都在流通
      而日子时刻都在堵塞
      使这群麻雀
      与我左邻右舍


             ◇与死亡的日夜对话◇

      还没有转弯儿呢,这事
      确确实实的,父母絮叨了许多年
      说来,我们就被搬来了
      也逐渐地感受到泥土的分量
      风啊,一日高过一日
      时间,一层、一层地从我的眉际盖过
      知道了中国,被一根针
      由一滴泪水里穿过

      时间就是筛子
      土,在岁月里,有声无声地压在我的字母上
      没有授意境界
      就获取了一些秘密
      一层层泥土,切割了自己
      还有一些莫名的杂土
      自天边送来


          ◇还是不小心地,在树梢挂满了春◇

      一野心事,也在逐渐地开展
      冬,好像依旧演绎
      后来搓搓手,想想人间的道理
      一些影视
      在昼夜或季节之间
      交接,也在适量运动吧

      或许,没事抚摸一下傍晚的炊烟
      总感觉在晨风中,我在门口见过
      身份,似乎变更得有一些频繁
      一种事物的底蕴
      街市的车马总是从我的光束中经临


【新触角】                               

·吉日木吐·


             ◇人人都是岁月过客◇

      我只是我的陌生人
      看不见自己容颜的苦恼

      面对他人好说
      却难以看见自身面目

      成品好坏难料
      后来人依据喜好断定
      书写是个人产值
      象鱼的速度游去

      我还有炫耀自身资本吗
      身处此山中,不知庐山真面目
      我只是摸大象剖析人生旅途
      有多少的唐突和无奈僵尸


               ◇商鞅偶像◇

      爵禄不入于心
      视而不见功名利禄
      云游四方逍遥田间
      忙于耕耘储藏谷物
      百里奚成样板人
      流浪人间树立丰碑
      后来者商鞅总与之比
      以来衬托自身成名


             ◇庄园告诉了人们◇

      夏虫不可语于冰
      井蛙不可语于海
      看到差异就停止
      井水不犯河水观

      门当户对同类和谐
      同生长同落户同进退
      不说话,缄默中赴约会
      谁是和你同步同调子
      省省符号日后留给自己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