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入岁月】                              

·舒布衣·


                ◇裂变◇

      曾一起带刀御风而行
      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出生入死的马匹

      成千上万朵向日葵,整齐列队,接受皇家的检阅
      撒豆成兵,聚沙成塔的传奇,一旦散落民间

      便失去了往日的光芒。天空泥沙俱下
      上苍不是救世主,山巅上的菩萨也不是

      一匹失聪的骏马,在旷野里孤独地奔跑


              ◇水的N次开方◇

      小家碧玉的剑门新绿,顺从命运的安排

      委身南山脚下。潜滋暗长的内心起伏
      在葭萌的桔柏渡,终于有了立天改命的奢望

      卷起的千堆雪。在辜家大院
      那个身着布衣的女子手中,一不小心被巫山的云雨击中

      一条奔腾的河流。在透明的玻璃器皿中
      皈依佛门


【介入岁月】                              

·槟郎·


              ◇纸上的蚂蚁◇

      我俩的联系,
      像纸上的蚂蚁。
      我知道你的存在,
      却相隔很远,
      一张纸的两面。

      一张纸的两面,
      各有一个蚂蚁。
      他们如何走向对方?
      小心地探到边缘,
      下面是无底的深渊。

      似乎能感知对方,
      心跳如在眼前,
      气味却若隐若现。
      似乎咫尺之间,
      又是天涯之远。

      大地一个平面,
      谁想到下面还有面?
      你的上方和下方,
      正好与我相反,
      如在两个世界。

      我四面求索而无果,
      终于探到边缘。
      飘在空中的纸,
      下面是深渊,
      竟然不知有反面。

      大地有厚度,
      正如纸的薄层。
      我不在边缘徘徊,
      而是啮咬地面,
      终于将纸咬破。

      我向纸洞里窥视,
      你也对着纸洞。
      原来我们非常近,
      只隔着一层纸,
      迟迟不知戳通。


              ◇星星的弹孔◇

      夜深人静时,
      我躺在帐篷里。
      周围都是驴友,
      大家结伴来露营,
      在荒野的山顶。

      我夜半醒来,
      掀开帐篷的门,
      斜出头来仰视。
      天上有许多弹孔,
      血迹斑斑好吓人。

      原来怎么样?
      蓝天和白云。
      如今变成这般,
      是谁开的枪?
      天幕已经千疮百孔。

      都说是星星,
      我觉得是弹孔。
      都说神奇宝石,
      我觉得血在喷涌。
      今夜我的感觉不同。

      是谁的诗句,
      从我的脑中冒出:
      从星星的弹孔里,
      将流出血红的黎明。
      影响我的今夜。

      今夜在荒山露营,
      户外群的活动。
      夜半醒来看天,
      对天有特别发现,
      也理会前人的诗句。

      星星的弹孔,
      压迫着我的心灵。
      不知谁开枪的?
      我深感黎明的血红,
      因而更加伤痛。



〖页首〗                          〖目录〗